人體藝術

從 佰鳴資訊百科
跳到: 導覽, 搜尋

目錄

人體藝術的詮釋

目前升對人體藝術的理解大都局限的認為是男性或者女性脫光衣服展示身體之美。這種觀點片面的,是對人體藝術認識的誤區。

準確的講,“人體藝術”是所有有關人體的繪畫、雕塑、攝影等藝術創作和行為。

什麼是人體藝術?通俗的講,人體藝術就是一種以人體為媒介,以認識美、探索美、和諧美為宗旨的一個自我發現和愉悅的過程和行為。日常為我們熟知的如舞蹈、繪畫人體、藝術體操、健美操等都是人體藝術的範疇。

但在美術領域講的“人體藝術”,特指藝術家以模特的身體為題材,並力圖通過模特的身體來傳達藝術家某種特定的思想、觀念、或情感。人體藝術多屬於行為藝術的一種。它最早出現於20世紀60年代。

人體藝術的主要研究對象,從現實而言就是人體。裸體藝術從屬於人體藝術。

人體是自然界最美的天然藝術品。人體藝術的研究或拓展,不但為我們正確的看待我們自己的人體提供了美學上的參考和認識,更重要的是對於正確的人體審美意識和高尚的道德情操的樹立和培養,起到了潛移默化的影響和作用。

人體藝術也是因人們對自身面部豐富的表情、身體姿態動作的優雅等的日漸鍾情而逐步出現的一種藝術門類。也是現代藝術家對諸如“架上繪畫”等傳統藝術觀念的反叛創造行為。

人體藝術家時常展示——或在自己的皮膚上作些火燙圖紋和異樣的記號標誌;或者自己裸露的肌膚在強烈的太陽光下長時間的予以曝曬,達到烤紅如關羽般的紅潤膚色;或把自己那美麗的一頭智慧之髮用火攻除之;或者踏踏實實地實踐一次俗語講的“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或是通過自己“亡命”的呼吸和劇烈的身體動作等自己的體態和表情發生嚴重扭曲與變形,如呈現慘叫狀……;或更甚者,把自己的形式多樣的性活動行為予以展示……等等如此這般和那般地藝術行為都讓鑑賞者嘆為觀止。但,其也有一定的深意,讓鑑賞去獨悟

人體藝術是全人類最寶貴的精神遺產一,在諸多的人體藝術作品中,有的是人體的直接表現,以寫實手法描繪人體的健美,均衡律動與和諧。藝術家們神奇地描繪出了女性肌膚的柔軟透明,鮮活燦爛並以史詩式的豐厚博大達到了奇蹟般的極致,他們的作品是對人類心靈和人性的無與倫比的頌歌。

人體藝術的起源

距今10,000年以前,在舊石器時代。我們人類的祖先在洞穴中的牆面上畫下了他們認識自然的過程。那些形像大多是動物,還有他們自己的手部、臀部、生殖器等部位的印記。還有很多石頭雕塑。那些作品表現手法簡單,缺乏抽象性、象徵性和表情。他們是洞穴時期人類最偉大的藝術作品!

人體藝術源於西方,男體主要反映的是力量之美。而女體主要反映的是一種女性特有的那種陰性之柔美。人體藝術是指靜止的人體造型,不含有性交、裸露性器官或其他具有挑逗性的肢體動作。好的人體照片注重的是光和影的運用。人體藝術不等於是裸體,人體藝術不應是肉慾的、是一種柔和之美。

話題5月14日,北京與河北交界的潮白河邊,5位宋莊畫家村的藝術家和一位大學生先後赤身裸體爬上了河邊一座沙山的峰頂,他們高舉雙臂,大喊: “享受陽光!”岸上的人們紛紛把鏡頭對準峰頂的幾個人。 “國際裸體日”是他們為此次活動的冠名。他們中也有人利用這個時刻表演行為藝術,登上沙山的幾位正是在表演一組人體行為藝術。這些行為引起了當地群眾的強烈反感。

正方

對裸體藝術應多多包容

現代社會,包容是一種前提。農民對藝術家的舉動不能接受和不能認可,自然可以提出質疑,卻完全不必出口傷人。藝術家搞行為藝術,本身更應該照顧到其他群體和不同生活觀念的存在。因此,藝術家在尋找釋放激情的地點時,應該充分考慮到這個問題,盡可能尋找偏僻和不為人知的地點。

包容首先是一種社會的進步,在這個前提下,才真正可能出現社會的和諧。 (馮磊)

要有健康的裸體觀

透過這個裸體事件,我倒覺得我們應該培養健康的裸體觀。裸體不是猥褻、下流、醜陋、淫穢、邪惡,裸體這個單純的表達方式,與“不道德”也沒有直接的聯繫。相反,正是因為長期以來對裸體的禁忌,才使得裸體變成了罪惡的代名詞。一想到裸體,我們就想到了偷窺,想到了公共廁所的窗戶上色狼的眼睛。

翻開歷史,我們會看到,在古希臘的運動會上,男女運動員都是裸身出場,自信地亮出自己健康的身軀和體魄;我們也會看到,十八世紀的西方文藝復興,也是從裸體美的展示開始的。沒有欣賞人體美的能力,就沒有對生命的肯定和熱愛。 (彭興庭)

反方

臍下三寸能搞什麼藝術?

看一下這次人體藝術活動,從新聞圖片看,這些裸體毫無美感可言,不知藝術含量如何體現? “藝術家”有裸體的自由,但也要尊重民俗和他人的自由吧?再說了,作為藝術家怎麼不正視大眾化的文化需求,多進行一些公眾喜聞樂見的藝術挖掘和創作,怎麼總在這臍下三寸的“旮旯”裡搞什麼另類的藝術呢?

這類自謂前衛卻不叫好的藝術,說白了是一些藝術人士想像力的退化。這樣的藝術無論以後能否“國產化”還是“國際化”,即使能成為一些人的小情調,也沒有陶冶大眾的意義,實無再大肆宣揚的必要。 (何衛東)

裸體藝術不能“強姦”公共審美

行為藝術本是洋人的發明,如今在海外早已“日薄西山”。可國內某些“藝術人士”卻偏偏撿起洋人丟棄的舊衣缽以此為樂。藝術是一種審美,藝術的真諦是展示真善美,當大多數受眾無法“認識”到這種美的時候,這種“美”又何在呢?換言之,如果只有行為者以此為美,那就應該置於非公共空間內進行自我展示。

裸體藝術不能“強姦”公共審美。對於裸體藝術,倘若在向西方“拿來”之後不去經過文化“同化”,急匆匆地照搬照抄,只能在衝擊社會道德的同時遠離藝術道德的底線。 (陳一舟)

人體藝術與裸體藝術

由於人體藝術的含義比較廣泛,例如運用肢體語言的舞蹈、體育、妝飾;比如人體彩繪,還有附著吊掛在人體上的耳環鼻穿唇穿等等;再就是裸體藝術。

裸體藝術是人創造的以裸體人的形象為媒介的一種行為展示藝術。如,裸體的雕塑,裸體的繪畫,裸體表演,裸體的攝影等......有關裸體藝術的表現形式應該是很多的。就目前而言,大家所謂的“人體藝術”其實就是指“裸體藝術”。不用“裸體藝術”來做定義,而是用比較含混的人體藝術來定義,主要是國家特定的時代背景及文化之環境需要。我相信隨著國家物質及文化文明的逐步提高,裸體藝術會逐步被大眾認識、理解和接受的。認識終究是要有一個觀念的更新和認識的過程的,畢竟我們才“剛剛接受了穿衣文明”,對於“裸”的文明認識及觀念上仍需有一個過程。儘管他們並不矛盾。就像我們白天穿衣上班、晚上脫衣服睡覺一樣,目前的我們也只是剛剛習慣了晚上才脫衣睡覺而已。

中國需不需要弘揚人體藝術

曾幾何時,中國人視人體藝術為洪水猛獸。隨著改革開放的進一步深入,國人的觀念也發生了重大改變,對人體藝術不再用有色眼鏡來觀看,這一重大進步是鼓舞人心的。雖然國人對人體藝術開始理解和包容,但人體模特的資源卻十分缺乏。就拿這次重慶攝影家協會舉辦的“長壽湖杯”海陸空人體攝影比賽來說吧,有十個模特,卻只有四川外語學院某專業自考一年級學生劉宇願意全裸出鏡。看來中國人體藝術要達到一個繁榮昌盛的時代還需要走很長的路,那麼是什麼制約了人體藝術在中國的發展?

一,國人的思想觀念問題。

雖然有不少人認為人體是美的,但也有人不敢正視人體藝術的存在,把人體與邪惡、淫穢和性聯繫起來。這是一個思想觀念問題。要解決這個問題需要要提高國人的審美意識,加強對人體藝術的理解和領悟,需要進一步解放思想,改變觀念。有的人把人體藝術和脫衣舞等色情表演混為一談,這是十分荒妙的。

那麼,該如何欣賞人體藝術呢?

首先要明確人體是美的,不是邪惡的。早在古希臘人就相信,人體是應該引以為自豪之物,並應使它保持完美的狀態。偉大的德國詩人歌德說:“不斷昇華的、自然的最後創造物就是美麗的人。”人體藝術是以人體作為傳達藝術家感情的載體,藝術家通過藝術創造,賦予人體以千種色彩,萬般體態。

其次,人體藝術是高尚的,神聖的,不是淫穢的。

人之所以喜愛人體藝術,是由於藝術家借用人體語言來崇拜生命、讚美自然、歌頌青春、謳歌愛情、追求自由,這種創作表現是產生優秀人體藝術作品的內在動因,它不會把人引入想入非非、邪念叢生的歧途。如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就是以男性陽剛之美的力度感動人,而羅丹的以性愛為主題的雕塑,則使人遠離肉慾,而感受到青春美麗和生機活力,確定了藝術與實物、欣賞和慾望的關係。

由於歷史和文化的原因,中國人從未將赤裸的人體本身作為一種可供沉思觀照的嚴肅題材,這種情況至今仍造成一些誤解,導致了我們面對人體藝術時產生了惶恐和困惑。人體藝術是神聖的,高尚的,和淫穢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最後應該學會用藝術的眼光去欣賞人體美,學會辨別偽藝術。

不容否認,當下好多人打著人體藝術的幌子,以追求商業利益、出名或是其他的不可告人的目的,不顧藝術規律,標新立異,追求轟動效應,有的甚至以展示醜陋、色情、死亡為時尚。這種踐踏藝術規律的行為,不是對美的讚頌,而是對傳統藝術理念和藝術本體的全面顛覆。

作為一個正常人,面對這樣的“人體藝術”,我們無疑會嗤之以鼻。因為,與正常的藝術相比,它們最缺乏的就是創造,沒有藝術所具有的靈氣,有的只是胡鬧和荒唐。除了給他人以獵奇的心理和滿足一些人甚至包括其本人的低級趣味之外,基本與藝術無關。我們不難發現,這些“藝術家”們已經完全遠離甚至脫離了正常生活,他們不是從百姓生活中吸取創作源泉,而是以藝術的名義去“隨心所欲,為所欲為”,他們不僅失去了藝術創作的根基,甚至連人類的一些基本的道德規範都喪失了,體現的是一種歇斯底里乃至瘋狂與變態。

二,嚴重缺乏高素質的人體模特。

根據市場調查,中國每年對人體模特的需求量在1000人以上,但現有的人數卻遠遠達不到.目前中國人體模特的主要從業人員是清潔工、保姆甚至“棒棒軍”,這些人根本不能滿足藝術作品的質量。所以迫切需要培養一批高素質的人體模特隊伍,提高人體藝術的水平,從而推動中國人體藝術的發展。

三,缺乏一流的人體藝術攝影大師。

中國許多人體藝術攝影家都是半路出家,缺乏人體藝術攝影的理論指導,對於如何提高人體藝術的內涵缺乏深刻的認識。

其實,人體攝影的境界分為三類:一類是拍人體就是拍人體,如同拍攝汽車樓房山脈橋樑;二類是拍人體如同為情人寫讚美詩,抑或是為亡人做道場;三類是把別人的身體當作自己的一樣去審視思索。

中國最缺乏的就是第三類的人體藝術攝影大師。

由此看來,中國的人體藝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中國需要大力弘揚人體藝術! ! !

人體藝術在中國的試探與發展

“公然自詡首創模特兒之功,教育何事,學校何地,先生非藝術叛徒,乃名教叛徒也!馬路上雉雞逐客,尚在昏夜,先生以金錢勢力,役迫於生計之婦女,白晝現形,寸絲不掛,任人摹寫,是欲令世界上女子入於無羞恥之地方也。人而禽獸之不若矣……”

這番痛罵發自上世紀初權傾上海朝野的上海總商會會長朱葆三之口,文中的“先生”指的是劉海粟。

劉海粟攜人體模特“試法”

1912年11月,劉海粟創辦了上海圖畫美術學院(後改稱上海美術專科學校),這是中國第一所美術專科學校,一開始它就做了幾件開風氣之先的事,用裸體模特兒即為其一。

這在當時是驚世駭俗之舉,找人體模特兒更是難比登天,別說女性,就是男人也不好找,重金邀請之下,很多人來應聘,但一進畫室要脫衣服時,紛紛走掉。美專的第一個人體模特是一個名叫和尚的男孩,他也是中國美術教育史上第一個人體模特。直到兩年之後,美專才有了第一個成年男性模特兒。

上世紀初那場著名的人體藝術風波就此展開,觸發點是1917年夏美專在上海舉辦的成績展覽,其中有幾幅人體素描習作。

展會當場,便有人大罵劉海粟是“藝術叛徒,教育界的蟊賊”“大逆不道,傷風敗俗”。

各種討伐文章鋪天襲來,美專的教師們遭受著巨大壓力,直到時任北大校長的蔡元培對此事表示支持並致信江蘇教育會沈恩孚之後,風波才暫時平息。

美專的第一位女性模特兒出現在1920年,劉海粟幾經周折終於聘請到一位白俄姑娘,此後,上海、北京的美術機構也開始使用人體模特。

這使得劉海粟欣喜地以為人們已經接受了人體藝術,但他顯然過於樂觀了。不久他的學生的展覽便遭到查封,類似事件不斷發生,報刊上連篇聲討、展覽館外人們的指指點點、在人體作品前觀眾的快步走過,再加上當時上海流氓攪起的一股淫穢濁流,使人體藝術在普通民眾眼裡完全扭曲,劉海粟和他的美專被置於一片罵聲中。

最為凶險的一次,是1926年,上海縣知事危道豐邀請其日本士官學校時的同窗、“五省聯帥”孫傳芳出面乾預。在劉海粟據理力爭得罪孫傳芳後,孫惱羞成怒當即發出通緝密令,並要封閉美專。之後,危道豐又把劉海粟告上法庭。

最後終經康有為、沈恩孚等多方輿論支持,才使這場持續十年之久的人體藝術風波得以止息。上海美專的人體寫生繼續進行,人體模特兒與裸體藝術總算在中國站住了腳跟,但這一切也只是局限於藝術創作與研究的範圍之內。

1988年試探民間“合法”性

人體藝術在中國的“合法”空間的探索,既包含著社會的寬容度也依賴於藝術家個體意識的獨立。在文革及文革前的一段時間,這種空間是不存在的。儘管毛澤東曾經兩次批示人體模特對於藝術的必要,但在1978年之前,人體藝術基本沒有其存在空間。

這樣一直持續到1988年。這一年不但出版了中國第一部裸體藝術專著《裸體藝術論》,而且發生了一個大事件,即北京油畫人體大展在中國美術館公開展覽。

其實早在70年代末,便已經出現了表現人體的美術作品,如唐大禧的《猛士》便以裸體女英雄的形象來歌頌張志新烈士,袁運生為首都機場創作的壁畫《潑水節——生命的讚歌》裡也有少女沐浴的情景。之後,在北京油畫研究會、星星畫會等美術團體舉辦的展覽中也多次見到人體題材作品。這在當時均引起了不小的爭論。 《潑水節——生命的讚歌》還曾因此一度被遮蓋,成為國內外新聞熱點。不過,這些討論大部分還是發生在藝術創作與批評的小圈子內。

1988年12月22日在北京中國美術館舉辦了“油畫人體藝術大展”,這是中國第一次舉辦人體專題畫展。這次展覽是由中央美院油畫系葛鵬仁等20多位教師策劃舉辦的,其中還邀請了靳尚誼、詹建俊等幾位老畫家。也因為這次大展,1988年成為中國人體藝術最為輝煌的一年。

葛鵬仁表示,“我們沒有想到畫展開始後會有那樣大的影響。當時的想法非常簡單,舉辦展覽的契機也很偶然,所有的工作都是想一步做一步,有點類似於藝術創作時的突發奇想。”

事實上,文革結束後不久,各美術院校就恢復了人體寫生課,相關作品的展出也經常舉辦,儘管沒有舉辦過以人體為主題的專題展覽,但無論是總策劃者葛鵬仁,還是受邀參加畫展的靳尚誼,都以為這只是一件藝術圈內的事。沒想到,展出的18天中,約有22萬人擁至中國美術館觀看了這個展覽。

攝影批評家劉樹勇還清楚地記得當時的盛況,在門口排隊買票等待入場的長龍曲折蜿蜒,“足有一公里長”。很多出差來北京的人,聽說這樣一個展覽,都特意趕去看這個從沒見過的“西洋景”。

1989年1月31日《北京青年報》報導,“(觀眾)不由自主地集中在二樓西廳內靳尚誼、楊飛雲、孫為民、王徵驛等人的寫實作品前,嚴肅地沉思,其中的認真者,鼻尖與畫面的距離僅尺寸之遙;然後轉入東廳,在通過孟祿丁等大的抽像作品時腳步加快……”

“當時媒體宣傳得很厲害,他們與普通百姓一樣,對這種展覽覺得很稀奇,於是有非常多的報導,結果越報導,來的人越多。”靳尚誼回憶。

對於這次展覽對社會產生的影響,文化批評家張檸在其《文化的病症》中評價,“如果上個世紀初的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因選用人體模特和展出人體素描,曾經在國內引起了軒然大波。藝術家劉海粟、徐悲鴻他們是勇敢的先驅……那時候,人體藝術是具有革命性的。經過十年動亂之後,80年代中期北京的‘油畫人體藝術大展’也有相似的意義。 ”

1988年的“油畫人體藝術大展”無疑是80年代呼籲“藝術的春天”的有力實績之一,但由於“人體”的敏感,還是讓它身處於各種輿論漩渦之中。

80年代的中國社會,傳統的文化心理使人體藝術更多地局限於藝術圈子之內創作和欣賞,1988年大展之前還出現1983年12月上海某大學藝術系學生因畫裸體並藉給他人傳閱而被逮捕,1986年南京藝術學院模特兒張素華回鄉探親,被聞訊的村民逼瘋等事件。

“在開展之前,就有人找到文化部、中宣部等部門反對這件事。還好展覽期間官方並沒有製止。”葛鵬仁說,“但畫展開始後,社會上的反應很強烈,後來甚至發生遊行、打官司等事件。”

無論人們對畫展抱著怎樣的心態,儘管爭論甚至充滿了火藥味,但無疑這次畫展給中國的百姓做了一次實實在在的人體藝術普及。雖然這種普及本身也是艱難的:在展覽期間,一位模特兒被觀眾認出並遭譏諷,丈夫因此而與她離婚;還有一位模特兒在電視新聞中被公婆認出,並由此引發一場模特兒與美術學院之間一場曠日持久的官司……

葛鵬仁也承認,“確實是在那次畫展之後,人體內容開始陸續在攝影、影視等藝術形式中出現。”

90年代後,風聲水起

90年代以後,無論是社會的寬容度還是藝術的多元化表現都與以往日不可同日而語。但是作為金獎作品《黃土風情》中的模特兒,田靜當年始終沒摘下她那寬大的墨鏡,雖然面對記者,她說“我覺得很自豪,如果以後有機會,我還會再當人體攝影模特。”

那是在2001年1月,在廣州舉行的首屆中國人體攝影藝術展現場。展出的100多幅照片是從全國各地送來的作品中評選出來的。據媒體報導,在那次攝影展中引發的非議,倒有很多是針對徵集作品的表現水平上的。

幾乎同時,在古城西安,也先後舉辦幾次人體藝術攝影。西安人體攝影展始作甬者、西安青年攝影家協會主席馬琪,回憶當時展覽時的一個細節,“當時我也不知道大家看了後會有什麼樣的評價,就躲在後面觀察。一對夫婦走在前面,其中的丈夫說,‘拍這些東西,太下流了,不是流氓嗎。’他的妻子反駁他,‘你知道什麼,你只是看照片,別人是在讀照片。’”

這段話讓馬琪印像很深,“它反映了面對人體攝影作品,從藝術角度來欣賞的人還是很多的。”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陳醉在《藝術:寫在人體上的百年》中,分析了90年代初的人體藝術與1988年的不同。其中一點是,在90年代初,出版物中大量出現攝影人體畫冊,而在之前人體藝術畫冊多為繪畫和雕塑,人體攝影是極少見到的,即便有也多是從外國畫冊中翻拍。

而當舞蹈演員湯佳麗出版自己的寫真集時,表明人體攝影藝術已經基本為中國社會所接受。

人體藝術的發展,在社會上逐漸被接受通常要經過四個階段,即美術、攝影、電影和舞台劇表演。西方人體藝術發展過程也是這樣一個“闖關”歷程。

人體藝術進入中國不到百年,鋒芒已直抵第三、第四道關口,在與傳統文化心理相衝突的背景下,這種舶來藝術主題的濃縮激進的發展過程更顯得有些慘烈。

在此過程中,無論身處何時,“社會事件”的熱鬧總是淹沒對藝術影響的思考,藝術工作者們在藝術突圍和“反圍剿”的過程中掙扎,而人體藝術存在的“合法”空間就在歷次的衝突中不斷延展。

對藝術而言,寬容比理解更重要

川音成都美院學生在南京的“實驗空間”藝術展中因展有女性下體圖片而引發的紛爭,實際上並無特別值得關注的地方。這種爭論幾乎伴隨著現代藝術的發展史。

每一次有新的藝術探索行為出現的時候,就會引發類似的爭論。爭論的焦點無非是某種事物或形式是否可以稱為藝術。表現在身體藝術方面,從髮型到乳房,從四肢(胳膊、大腿)到軀幹(肚皮、臀部),都引發過關涉藝術與道德之關係的爭論。這一回輪到性器官。

性器官是否成為藝術表現的對象,確實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從藝術理論上說,既然人體的其他器官可以成為藝術對象,既然植物的性器官可以成為藝術對象,那麼,人類的性器官也可以。

但從這場爭論來看,大家的重點似乎不是在說一個藝術問題,而成了道德問究。反對派的銳利武器並非藝術,而是道德。其邏輯前提首先是把人類的生殖器官貶低化和污穢化,在此基礎上構築起道德牌坊,以標榜內心的聖潔和高尚。

我理解那些對自拍行為藝術表示不解的觀眾。藝術總是會對公眾的理解力形成某種挑戰。正是因為這種挑戰,才為藝術拓展了更大可能的發展空間,也為人理解自身提供了新的可能性。而且,觀眾有權利對他們不解的事物表示質疑。

但我很少看到有理性的質疑,更多的是一些惡意的詆毀和邪狹的嬉笑。

這是一種“窺陰癖”式的道德。 “窺陰癖”者沒有能力正視任何裸露和

性感的部位,他們只有在把身體扭曲成淫穢的事物,然後在陰暗處鬼鬼祟祟地偷窺當中,才能獲得某種病態的快感。

他們在標榜道德純潔的同時,卻以邪淫的想像和穢語來羞辱他人。比私處更骯髒的是口舌,比口舌更骯髒的是人心。

我相信,造物創造出人類的身體,創造出人類的性器官,並非只是給泌尿科醫生看的,也不是要刻意給人的形象留下污點。割裂身體的整體性和完美性,才是對人性的最大褻瀆。

能否充分感受到人體的完美,並非易事。事實上,藝術曾經以隱喻或像徵的方式展現過人體(包括性部位)的完美性,今天,那些美術學院的女生所做的,無非是以寫實的影像形式來表現。

至於以這種方式在藝術的表現力上是否更充分和更有效,這是有待探討的問題。但探究世界,包括自身的完美性,是藝術家的職責和使命。成都美術學院的學生們的行為,並未超過藝術家應該遵循的界限。

對於藝術而言,寬容比理解更重要。在藝術探索行為沒有對他人造成傷害的情況下,至少它是可以容忍的。

從“實驗空間展”遭遇的來勢洶洶的詆毀和辱罵來看,我們這個民族的藝術鑑賞力存在著嚴重的“基因缺損”。一般公眾對於裸露藝術不習慣和不理解,尚且情有可原。然而,那些藝術評論家和文化媒體記者的表現更令人失望。

在這一事件中,我所看到的是,一些娛樂媒體和藝術評論家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他們最充分地表現出了“窺陰癖”式的人格分裂症狀。連他們還依然抱著一種陳腐的藝術教條來詆毀藝術,或者以一種假模假式的道德家的義正辭嚴的腔調指手劃腳,一般公眾所表現出來的藝術感受力的萎縮和麻木,以及在道德感上的愚頑和粗暴等,也就不難理解了。

中西方人體藝術的差別

中國人對於人體藝術的態度,既沒有古希臘時期人神合一的理想化精神追求,也沒有文藝復興時期強調性感與美感統一、美化人的自然屬性的精神境界。中國傳統美術把神韻氣勢、意境作為藝術的最高標準,追求“心性”的實現。

西方人體藝術中的維納斯在美術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由於地理環境和傳統文化的影響,相對於西方千姿百態的人體藝術,中國形成了自己獨特的人體藝術表達方式。

中西方史前人體藝術並沒有多大差別,都具有女性生殖崇拜的造型觀念,只是由於古希臘文化和文藝復興以及東方文明的出現,中西方人體藝術才開始走向了不同的發展道路。

而西方美術則在再現寫實的領域發展,以真善美為準則,追求理性和真善美的統一。

各自不同的人體藝術欣賞標準,反映出不同的文化氛圍和價值趨向。

名人談人體藝術

奧爾格·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

人體是高於一切其他形象的最自由最美的形象

劉雷(中國藝術攝影學會會長)

人體攝影曾被一些人視為"洪水猛獸",這當然同中國綿延幾千年的封建傳統觀念有關,其實所謂人體攝影,無非是指攝影家以人體為藝術語言,表達自己思想和情感的一門藝術種類。今天,隨著社會的發展和時代的進步,那些舊傳統、舊體制、舊觀念、舊框框正在受著猛烈地衝擊,觀念的不斷更新已成為當今社會的一個顯著特點,人們已越來越不喜歡藝術的單調化,而是要追求更廣闊的審美天地,大眾審美意識的新要求推動了人體攝影藝術在今天向著開放的、多維的、多樣化的方向發展。

但我們在鼓勵攝影創作多元化的同時,就人體攝影藝術來說,必須進行正確的引導和嚴格的把關,教育更多的人們區分藝術和淫穢的界限、自覺地擯棄、抵制、批判那些黃色、低級、腐朽和淫穢的裸體照片,使得人體攝影藝術向著健康的方向發展,真正起到帶給人們美的享受,提高人們的藝術修養和思想意識的目的,採取任其自由氾濫的作法和因噎廢食的態度都是不可取的。

姜昆(相聲藝術家、昆明網城董事局主席)

我相信通過這次影展,大家會更清楚的感到在藝術的"雅"和"俗"區分什麼地方。我想念她對提高現階段中國人民的審美欣賞情趣會上一個層次。她應該成為我們人類精神文明的一個組成部分。

朱憲民(中國攝影藝術研究所所長中國攝影家雜誌社社長中國藝術攝影學會副會長)

做為人都有很多夢想,其中最美的一個,是每個人都擁有美好的身軀。人類有許多的創造,其中最美的一個,是將每個人都擁有的身軀變成永恆的藝術。

司蘇實(人民攝影報社總編輯、中國藝術攝影學會副會長)

人體攝影不應是禁區,更非雷池,但中國人的習慣和傳統觀念對此仍有深刻的影響。大賽組委會非常認真、負責,勇於開拓,大膽嘗試,選擇出來的作品格調高雅,質量上乘,開了一個好頭,難能可貴,相信能夠讓大家接受並喜愛。

駱飛(解放軍畫報社總編室主任)

藝術創作離不開人,藝術欣賞也離不開人。人體攝影藝術比其它藝術更看重人的作用,人心齊,泰山移。只要我們齊心協力,人體攝影藝術的明天一定陽光燦爛。

章漢亭(人民海軍報社主任記者)

人體藝術,在史前諸世紀以及以後的諸多盛世年代,曾是人類文明進程中的先驅和代表,只是在封建社會開始走下坡路的時候起,才使的文明的東西蒙塵和備受創傷,變的面目全非。追求美是自然界一切生物的天性,更是人的天性。人類對自身美的尊重和自身美的肯定應該得到恢復和發展。這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必然和使然。我認為也是首屆"中國人體攝影藝術大展"的發起者、組織者、參與者們的貢獻和價值所在。

在人體藝術中不包含“色情”

從人體藝術的中國現狀,談談人體藝術的起源與發展,和人們對人體藝術的認識。

人體藝術在中國藝壇絕跡了幾乎近40年,直到1985年人體油畫才突破禁區,得以展出。以後人體雕塑逐漸出現在街頭、廣場、展覽大廳。 1987年轟動一時的健美比賽活動,是人體美的直接展示,對長期存在的封建狹隘、僵化脆弱的舊思想體係是一次有力的衝擊。然而在我國發展自己人體藝術的艱難歷程中,受阻最大的莫過於人體攝影。在我們國家有的人一直認為人體是和黃色、淫穢相聯繫的,任何藝術門類到此,都要"諸神迴避",否則就會受到鳴鼓而攻之,以至於落到不齒於人類的可悲下場。在改革開放的形勢下,舊的思想節節敗退,他們所最後藉以負隅的天險-一座堅不可摧的堡壘,一道不可突破的防線是人體攝影。他們的邏輯是:人體可以寫、可以畫、可以雕塑、可以表演,惟獨不能拍照。表現上看這是一個超越了藝術的問題,而橫跨民族學、國情學、政治學和社會學之上的交叉學科目,實際上是一個只能說說,不能拿到光天化日之下,不堪一擊的偽道學的面孔和陳詞濫調。

現在,在出版界有遠見卓識的人士支持下,一本精選的人體攝影作品集終於將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問世了。人體攝影究竟是怎樣一種藝術?我們應該怎樣看待人體攝影藝術?在世界範圍內,人體攝影經歷了怎樣的發展演變過程?中國有沒有人體攝影、它的發展趨熱如何?這些是我們在本書一開頭必得向讀者諸君交待清楚的。

既往全部歷史的光輝成果

要講人體美、人體攝影,先要從人談起。蘇聯學者洛莫夫說:“人成了包括幾十門學科的龐大系統的研究對象。”作為藝術學科之一的攝影藝術學,當然也要把人體作為自己研究、表現的中心之一。人,為什麼受到如此高度重視,成為科學和藝術關注的中心呢?

想一想我們的祖先,原始先民們在洪荒未開的時代茹毛飲血,風餐露宿,到今天登月球、探火星,創造了高度的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從最早打製得十分粗糙的仍然近乎石塊的原始形態的石刀、石斧,到今天“彷彿憑著魔力似地產生了拉斐爾的繪畫,托爾瓦德森的雕塑以及帕格尼尼的音樂”;從結繩記事的簡單思維到 “產生了巨大-在思維能力、熱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藝和學識淵博方面的巨人的時代”。這一切充分說明了人是第一可寶貴的,人是大寫的人,是世界的主人,是創造性的主體。關注人,把人作為一切學術和藝術的研究對象和表現對象,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是題中應有之義。有什麼理由把藝術表現的範圍規定在人的周圍環境而不能聚焦於人本身以及人體呢?

人,不是抽象物,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偶像,而是有生命的個人存在,是有個性的個人。人存在的尊嚴和價值,人的本質既體現在他作為社會存在物方面,也體現在他作為自然存在物方面。人在改造社會、改造自然中結成一定的關係,形成作為社會關係總和的社會人。對此,攝影藝術和其他古老的藝術的形式作了比較多的表現。人作為一種生物體、一個物種、作為一個自然物,他的自然因素或生物因素在他自身發展中起著重要作用(需要強調的是這種自然因素或生物因素也是和社會因素緊緊結合在一起的)。這一方面同樣是攝影藝術表現的重要對象。

恩格斯說:“只有人才給自然界打上自己的印記,因為他們不僅變更了植物和動物的位置,而且也改變了他們所居住的地方的面貌、氣候,他們甚至還改變了植物和動物本身。”這種改變,當然也包括人自身的歷史性變化。

對於人,人的本質性本體性意義,馬克思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恩格斯在《自然辯證法》中作了深刻闡述。恩格斯精闢地闡述了“勞動在從猿到人轉變過程中的作用”,即由於勞動,由於製造和使用工具的需要,人的手愈來愈靈巧,由於和日新月異的動作相適應,引起人的肌肉,韌帶及骨骼的特別發展並遺傳下來。與此同時發生的腳適應於直立行走的發展,發音器官和腦髓的發達,使人“有到進行愈來愈複雜的活動,提高和達到愈來愈高的目的”。馬克思精闢地闡述了“動物只按照他所屬的那個物種的標準來生產,而人知道怎樣把本身固有的(內在的)標準運用到對像上來創造,因此,人還按照美的規律來創造。”

正是這樣,人類不僅按照美的規律創造了整個世界,而且按照美的規律,創造了人類自身。人是世間萬事萬物中最美的形體,正如恩格斯所說,人“從一個單獨卵細胞分化為自然界所產生的最複雜的有機體。”人體本身是最美的形體,也是內蘊最豐富的形體。如果說,整個自然,社會是一個大宇宙,外宇宙,那麼,人體本身便是一個小宇宙、內宇宙。大宇宙、外宇宙是小宇宙、內宇宙的擴大投影;小宇宙、內宇宙是大宇宙、外宇宙的折光、縮微。大宇宙、外宇宙有多麼豐富複雜,微妙生動,內宇宙,小宇宙就有多麼豐富複雜、微妙生動。作為萬物之靈的人,他的面部表情、四肢、軀幹,他的每一筋腱、肌肉、每一姿態動作,無不反映人的內心體驗和精神本質。如果說人的內在心理在某種程度上是一部濃縮了的人類精神文明史,那麼,人的外在形態在某種程序上是一部凝聚了的人類進化史。它的豐富審美內涵是其他題材所不能取代的。

繼各種古老的藝術品種之後出現的新興藝術樣式-攝影藝術中的人體攝影,在創作中,要求要全面、深刻地發揮作者的主體意識和創造精神,體現出人類全部歷史發展的偉大成果。這從以下三個方面可以看到:1、攝影家作為攝影創作的主體,他是人類文明演進、歷史發展的積澱的產物,現代意識和審美的觀念是他進行審美創造的驅動力;2、攝影藝術造型的工具是人類科技最新成果,攝影藝術造型技巧熔人類心智和科學、匠心和工具、主體和客體於一爐,直接體現了人類當代物質文明精神文明成果;3、人體攝影-攝影藝術中的一個品牌、一個題材,它的藝術語言和審美形態-紀實與創意、具象和抽象、現實與超現實,與其他古老藝術樣式相比較更適合現代人的審美心理需求,更具有現代感。

有充分的理由證明:人體攝影藝術是當代人體藝術中的天之驕子

昇華的藝術和昇華的心靈

人體是藝術的永恆主題。如果說,原始藝術中的人體表現,源於性意識(這不論是西歐在3萬年前出土的《羅塞爾的維納斯》,還是我國新疆近發現的壁畫中性崇拜、生殖崇拜的表現都是證明)。那麼,現代藝術中的人體,由於它的創造者-藝術家是經過幾千年文明進化,心理積澱的人類歷史偉大成果。他的思維、情感、製作、運轉、都不是原始的純生理本能的驅使,而深深潛藏著對藝術的奧秘、人生的真諦的探求為目的。即使某些現代藝術家在其驅使之進行創作的原動力上,及在作品中所體現的意趣上都有著情慾的成分,也不能影響我們在對一種藝術題材、一個藝術部類的總體考察,僅僅歸結為性意識的表現。

可以肯定,人們之所以愛人體藝術,是由於藝術家借用人體語言來崇拜生命、讚美自然、歌頌青春、謳歌愛情、追求自由。這種創作態度,乃是產生優秀人體攝影藝術作品的內在動因。而真正優秀的人體攝影藝術同把人引入想入非非,邪念叢生沒有必然聯繫。難道米開朗基羅的《大衛》不是以男性陽剛之美、力度感打動人嗎?而羅丹的直接以性愛為主題的雕塑,仍然使人遠離肉慾,而感受到青春美麗,生機活力。然而,人體藝術在各個國度,各個歷史時期都曾受到過責難,從古希臘到近代、現代、從歐洲到亞洲,都反映出兩種不同的觀點的鬥爭。蘇聯著名雕塑家穆希娜針對本國情況尖銳指出:“現在我們有一種不健康的清教徒的傾向-害怕裸體。為什麼我們的觀眾可以允許看前輩大師的裸體,卻不准看蘇維埃畫家筆下的裸體呢?如果用這樣的邏輯看問題,我們就要否定所有古代和文藝復興的藝術,關閉所有博物館。”她還說:“人體能最充分、最真誠、不隱蔽地表現人的情緒和內在的面貌(不是一切都可以加上褲衩的)”。看來,古今中外清教徒們對裸體藝術的非難如出一轍,其立論的邏輯也大致相同。現在“有傷風化”云云的責難,對文學、繪畫、雕塑以至表演領域裡都已逐步被各個突破,惟一的也許是最後的據點是攝影。

為什麼人體可以畫、可以寫、可雕塑、表演,就是不可以拍呢?問其故,則曰,拍照是真,拍的照片逼真,所以不行。這種“理由”是非常可笑的。中國的清教徒,偽道學家們並不能自圓其說,必須加以辯證清楚。

一是所謂“真”的問題。不錯,拍照是要以真人為對象的。但是不是只有攝影才直接面對真人實景進行工作呢?顯然不是這樣。不論繪畫,雕塑都要以真人為模特兒進行創作的。也許他們要說,照片的效果逼真,所以不能允許。這也是奇怪的邏輯,且不說以人體美為宗旨的表演活動是真人的表演,就說照片的藝術效果,它並不以逼真為最高審美創造條件。丹納講:“盧佛美術館有一幅但納畫。但納用放大鏡工作,一幅肖像要畫4年;他畫出皮膚的紋縷、顴骨上細微莫辨的血筋,散在鼻子上的黑斑,逶迤曲折,伏在表皮下的細小之極的淡藍血管;他把臉上的一切都包羅盡了,眼珠的明亮甚至周圍的東西都反射出來。你看了簡直會發楞:好像是一個真人的頭,大有脫框而出的神氣。”

丹納是為了說明筆致豪放的畫比工細的更受歡迎。我們從這裡可以了解逼真並非攝影獨有的藝術手段,在某種程序上,有的攝影作品的工細、逼真的效果恐怕不一定達到但納的水平。如果聯繫到當代某些照相寫實主義繪畫、雕塑,直接以真人翻制,確實栩栩如生達到以假亂真的程度,不知發難的先生們對此又將如何解釋。

再說欣賞的問題,決非如這些同誌所述攝影逼真感故而容易引起副作用。如果真是這樣,那麼人與人之間便只好隔離了事。事實上,羅丹的雕塑,人們觀賞時,那無生命的冷冰冰的青銅和大理石,能使人感到肌膚的溫暖、血液的流動、思想的波動,產生這樣強烈的生命真實性。人們欣賞時的內心充溢著的是人性之美、人情之美,而不是別的什麼。關鍵是觀者的心靈,而非作品本身的問題。這些同志實際上混淆了藝術和實物、欣賞和慾望的關係。黑格爾老人曾明確告誡說:“ 藝術興趣和慾望的實踐興趣之所以不同,在於藝術興趣讓它的對象自由獨立存在,而慾望卻要把它轉化為適合自己的用途,以至於毀滅它。 ”又說:“在藝術裡,這些感性的形狀和聲音之所以呈現出來,並不是為著它們本身或是它們直接顯現於感官的那種模樣、形狀,而是為著要用那種模樣去滿足更高的心靈旨趣,因為它們有力量從人的心靈深處喚起反應和迴響。這樣,在藝術裡,感性的東西是經過心靈化了,而心靈東西也藉感性化而顯現出來了。”

優秀的人體攝影作品應該具備這種喚起心靈反應和迴響的力量,具有美好心靈的欣賞者也一定能藉作品顯現出他美好心靈的折光。還是穆希娜說的:“ 一個人只有思想骯髒,才會在美好的人體中看到骯髒的東西。”人體攝影決非誨淫誨盜的同義語。人體攝影固然有高潔、純正、雅緻與低級庸俗直至下流之分,它的欣賞者的審美趣味亦有高低、精粗、文野、好壞之分。靈魂卑劣者因與庸俗下流之作起共鳴,在高雅之作面前,他也會產生邪惡的念頭。對於淫穢之作要堅決取締。物有優劣,人有良莠,以罪惡目的從事人體攝影者決非絕無僅有,然而,這些問題要通過健全法制及極大地提高人民群眾科學文化水平和審美水平、道德水平來解決。發展健康的高尚的人體攝影藝術同堅決取締黃色下流的偽作是根本性質上不同的兩回事情。一定要嚴格區分其性質和界限,一定不能因噎廢食,潑髒水連同孩子也一定倒掉了。

西方人體攝影的嬗變

世界藝術史上,在希臘和歐洲文藝復興時期出現過人體藝術的輝煌時期,其後誕生的攝影藝術,在經歷了初期令人震驚的再現客觀現實的藝術表現力後,富有探索精神和創造力的攝影家就開始向人體攝影領域的突進。 1857年瑞典攝影家、後來留居英國的雷達蘭,拍攝了一幅在攝影史上奉為經典之作的《人生的兩條道路》,這幅情節豐富,場面浩繁的畫面,運用了大量的人體作品,主題是觀善懲惡,以白鬢長者為中心,兩邊兩組人物體現了兩種不同的道德觀念、生活理想和人生歷程。左邊表示勤勉、友善、進取,右邊則表示貪婪、享樂、墮落。共用30多張底片剪輯拼貼放大而成。這本來是一次非常富有想像力和積極意義的藝術創舉,也受到當時的維多利亞女王的賞識。在曼徹斯特舉行的重要造型藝術作品展覽會上為新興的攝影藝術贏得了極高聲譽。但是它也受到了少數人的攻擊,說它動用那麼多裸女,姿態粗野淫糜,流於色情等等。可見,古今中外,人體藝術無論它有多麼積極的思想意義或高明的藝術處理,都會受到一些人的非難和攻擊,這恐怕已成為一種規律性反應了。

無論如何,他們不可能陰攔人體攝影藝術的發展。繼繪畫主義攝影之後而起印象主義攝影的開拓者卡梅隆夫人,除在名人肖像方面卓有成效外,依據希臘神話、聖經故事而拍攝的主題性照片中,有不少兒童人體照片。兒童人體是早期攝影家非常迷戀的題材。弗蘭克·薩特克利夫拍攝的《水耗子》(1886年攝)具有劃時代的意義,主要在於他第一次跳出攝影室,跳出依據神話故事排演、模特兒裝扮的僵化創作模式,走向人間,走向自然。傍晚的小河邊,夕陽餘輝把一群在水中嬉戲的孩子照得通體透亮,水只沒腳脖子,他們或蹲或坐,或仰臥或側身,有的眺望遠方岸邊煙霧騰騰的工礦井架,有的相互耳語。在工業時代的背景前,在大自然的真實環境中展示孩子天真活潑的情趣和他們矯健、稚嫩的體形姿態,把風俗民情和兒童人體揉和在一起,使作品包孕著豐富的內涵。

19世紀末,康曼瑞·C·普尤拍攝的《模特兒》,是攝影史上出現的最嚴格意義上的標準的人體攝影。站立的女模特兒,微側的背影,兩手臂伸出,一高一低,倚牆而立,身邊床上斜置的衣衫,右下角的軟鞋,及背影牆壁上的一些畫框,這種佈局和姿態,看來是受繪畫影響,而沒有完全成為真正屬於攝影的人體作品。

本世紀初至30年代,是世界人體攝影走向成熟、不同風格的流派紛呈,各種形式、意蘊備具,洋洋大觀、繁茂發達的重要歷史時期。這個時期有代表性的攝影家是:

威斯頓:他在1924~1925年以對攝影藝術的貢獻榮獲白金漢獎金,創作慾望和題材大大擴充,創作力更趨活躍的時候,拍攝了一系列人體作品。他曾經說過:“我無須去拍預先想好的姿態”,生活中的圖像、人體本身固有的美和一些動人的姿態打動了他才投入拍攝的。如1923年9月,他在墨西哥城的日記中寫道:“這裡有令人神魂顛倒的陽光、表面結構,質地有趣的白牆,和各種各樣的雲,單是這些就足夠我許多個月不知疲倦地拍都拍不完的創作題材。”直到 1924年7月9日,他在日記裡一開頭就高喊:“雲彩再一次誘惑我……還有什麼東西能比雲彩的形式美能逃避我的鏡頭的捕捉!……的確,我的眼睛和思想是朝向天空的,當我把眼睛往下一瞥,我看見泰娜裸體地躺在Azotea上進行日光浴,我的雲的工作便結束了。我把照相機轉向一個更加現實的主題,並獲得極為有趣的成功的負片。”這裡,威斯頓透露了他人體攝影樸素的創作思想,也概括了他人體攝影基本的藝術特質,那就是富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和極其優美的形式美感。

曼·瑞:這是一位達達主義的畫家兼攝影家,達達主義攝影的創立者。他迷戀於攝影光效應,用各種技法拍攝了一系列人體作品。其中有剛勁的充滿力度感年輕男子人體,也有女詩人、女畫家以至酒吧女郎的人體作品,或用中途曝光,或用正底負像法,或加網紋圖案,或用筆繪補充,造成豐富多樣,蔚為奇觀的人體作品。曼·瑞基於他對藝術攝影藝術的看法,認為“自然並沒有創造藝術作品,是我們和人類心智特有的闡述能力發明了藝術。”又說:“藝術作品取決於人,管他使用什麼表現工具。”在充分自由的心態下發掘攝影的創造性和靈感,使曼·瑞的作品脫離了一切固有的形式羈絆。 “嬉笑怒罵皆成文章”,舒卷自如,又不失其藝術魅力。

有這樣一個例證:超現實主義作家朗西斯·畢加比亞,身材高大,壯碩無比,有人說他像一頭牛。曼·瑞的評價是"漂亮、高大而健壯",精心給照了一張他光脊樑的半身裸體照,引起人們極大興趣,甚至改變了一些人的看法,畢加比亞也非常喜歡。曼·瑞還給他摯愛的女友姬姬照了一張裸照。姬姬坐著,戴著東方式頭巾,從背影看去,這種姿態令人一下就想起安格爾的油畫名作《健壯的浴女》。曼·瑞在突發的靈感啟示下,在照片加了兩個音孔,有人說是性的暗示,其實,曼·瑞只是為了更充分錶現自己內心的感受和構想罷了。

以曼·瑞為標誌,人體攝影經歷了傳統的、繪畫主義的,以至生活化的發展階段之後,進入現代主義的藝術表現階段。攝影界已不滿足於描繪客現存在的人體美,而更多地追求自己的主觀感受。通過攝影的藝術造型,攝影的技術技巧,把自己獨特的剎那間的印象、把自己心田深處的審美理想外化為生動的人體形象。

早期一直以拍攝英國下層勞動人民苦難生活著稱的攝影大師布蘭特,晚期仍保持他獨有的原始美粗獷美的自然質樸、強反差、粗粒子的風格特徵,在題材內容上卻轉而拍攝女性人體,自成一格,獨具風采。布蘭特舍而不用現代高精密度的照相器材,改用老式磨得錚亮的桃花心木製成的“鷹眼”柯達照相機。這種照相機確屬“老掉牙”的“老爺機”,它沒有快門,焦點也是固定的,光圈只有針眼大小,景深短,極為容易變形。布蘭特既非發思古之幽情,亦非一時心血來潮,他是為了利用這種鏡頭容易變形的特點,創造超現實主義的人體攝影之美。我們不難發現,布蘭特的藝術匠心確實收到預期效果。他的人體由於巧妙的運用特殊技法,或突出臂,或突出腿,或突出胸,或突出臉,以至或突出手,或突出腳,真正對人體作多攝角、多視角的審視,擴充豐富了人體攝影之美。布蘭特人體攝影得到藝術界包括畫界、文學界、攝影界的肯定,在人體攝影中獨樹一幟,飲譽世界。

西方人體攝影的發展趨勢是非常明顯的。在發展常規的傳統的人體攝影的同時,也風行表達強烈的主觀感受、現代攝影語言、創造多種流派、風格的作品,以至出現了畸形、切割、重組、神秘、荒誕、醜陋的意境。如傑瑞·鬱斯曼的象徵意味的人體攝影、羅傑·麥丁的《隨意的人體》、托德·窩爾克的原始碩大造型的人體攝影、羅伯特·亨內斯欽及啟德蘇·俄克哈馬等的切割重組的人體攝影、李思麗·克羅娜斯的荒誕意味人體攝影及寧達、康偌道尼·米切爾等的有性感意味的人體攝影等。

中國·東方文化與人體攝影

綜上,同樣以東方文化為背景的中、日等國人體攝影,同樣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藝術傾向-一種是極力使之和東方文化、本民族文化結合,創造具有鮮明特色的人體攝影,一種是無所顧忌的和西方文化、歐美文化相結合,創造個性強烈突出的人體攝影。二者各有其作者群和讀者、觀眾群,可以並行不悖,各自得到發展。

個人工具
工具箱